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数字化经济:互联网巨头为何竞相将金融纳入产业版图

admin 2020-7-16 02:06 76人围观 数码科技

互联网企业巨头将金融纳入产业版图,可以补齐产业短板,更高效地服务数字经济,也能更好地构筑“护城河”,使其拥有更强劲的竞争力。而互联网企业巨头把自己基于互联网的一系列产品能力、风控能力、运营能力输出给金融机构,对整个金融业创新变革同样具有积极意义。


在互联网巨头的产业版图上,金融从来都是重要的一块。

最近,互联网安全巨头360宣布,拟以12.81亿元受让天津金城银行5名原发起股东合计持有的9亿股股份,交易完成后,360将取得该行30%的股份,成为第一大股东。

无独有偶。小米也在近日发布消息称,旗下香港虚拟银行天星银行正式开业。依据香港金管局定义,虚拟银行是采用互联网或其他形式电子传送渠道提供服务的银行,以个人和中小企业为主要对象,提供存取款、贷款、结算、汇兑、投资理财等零售业务。另据报道,字节跳动正在与新加坡颇具影响力的李氏家族谈判,开始在新加坡竞标数字银行牌照,寻求将其广泛业务从服务领域拓展到当地银行业。字节跳动申请的是新加坡发放的3张批发银行牌照中的一张,这意味着它将仅限于为包括中小企业在内的企业客户提供服务。此前,腾讯、蚂蚁金服、京东数科等均已布局数字银行甚至整个数字经济时代的金融业态。

互联网巨头竞相将金融纳入产业版图,这与其自身拥有的优势不无关系。

首先,互联网企业巨头都拥有流量变现优势。

腾讯、阿里、京东、百度、苏宁、美团……无论哪个互联网企业巨头,都拥有金融机构最缺的场景以及因此而来的可观的流量,这些流量一旦导入金融机构,就能转化成利润。虽然传统金融机构不遗余力地在其APP中加入各种场景,意在形成闭环,批量获客,但导流有限。毕竟无论科技、人才、提供服务的专业性、对市场的反馈速度、场景品牌的影响力等,都无法超越在某个场景中独树一帜的互联网企业巨头,金融机构APP也因此很难吸引足够多的非金融机构客户使用。而互联网企业巨头依托各自颇具吸引力和影响力的场景,一方面获得了数量庞大的客户流量,另一方面积累了海量客户行为数据。这些流量和数据一旦为金融机构比如银行所用,将会让银行如虎添翼,在降低获客成本中获得超常发展。目前在8家定位为纯互联网银行的民营银行中,但凡大股东或二股东为互联网企业巨头的,都发展得不错,不仅规模增长迅速,利润回报也很丰厚。比如作为民营银行大股东的腾讯之于微众银行、阿里巴巴之于网商银行、苏宁之于苏宁银行;作为二股东的小米之于新网银行、美团之于亿联银行等。通过微信导流,截至2019年年末,微众银行个人有效客户超2亿人,实现净利润39.5亿元,总资产2912.36亿元;同样,借助阿里巴巴的导流,网商银行截至2019年年末,历史累计服务小微企业和个人经营者2087万户,实现净利润12.56亿元,资产规模达1395亿元。而那些缺乏互联网企业巨头导流的互联网银行,表现就相对比较平淡。

其次,互联网企业巨头都拥有差异化客群的优势。

互联网企业巨头一般通过独特场景,成为某个领域很难被取代的冠军,比如微信提供的个人社交场景、阿里巴巴提供给小微企业的电商场景等。由于场景不同、定位不一,因场景而来的客群也呈现出差异性,这使得互联网企业巨头在为参股或控股的互联网银行导流时,导入的长尾客群也呈现出差异,这为互联网银行差异化发展和错位经营奠定了客群基础。微众银行的客户很多是由微信社交场景转化而来,因此微众银行的个人客户非常多,面向个人的互联网贷款——微粒贷也由此应运而生;阿里巴巴主要依托电商场景服务小微企业,网商银行的主要客群也正是小微企业和个人经营者,提供的也是很具竞争力的互联网贷款;苏宁银行发挥股东生态圈的资源禀赋,大力发展供应链金融;新网银行将自身定位为“万能连接器”,强调开放银行模式,对接各类平台为客户提供金融服务。360入主金城银行后,金城银行的定位和业务方向也将随之变化,360方面表示,未来金城银行将打造聚焦个人消费者和小微企业的互联网普惠银行,这个定位与360在互联网安全方面的客群结构是一致的。民营企业、小微企业、普惠金融、消费金融、区域经济、创新创业……差异化、特色化的基础客户群体催生了互联网银行眼花缭乱的差异化发展方向。

再次,互联网企业巨头都拥有金融科技优势。

互联网巨头原本就是科技方面的领军者,他们拥抱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区块链……哪里有最新的科技,哪里就有他们的身影。这种科技禀赋,使其在纳入金融板块后,很容易将其自身在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区块链等方面的技术输入旗下金融机构,进而为其赋能,提高其获客能力和风控水平。这从民营互联网银行2019年的资产质量均高于行业平均水平可见一斑。2019年,微众银行的不良率为1.24%、网商银行为1.3%、亿联银行为1.21%、苏宁银行为0.88%、新网银行为0.61%,均低于2019年四季度国内商业银行不良贷款1.86%的平均水平,这说明,通过互联网企业巨头金融科技赋能,其所参股或控股的民营互联网银行,总体上都表现出了较强的抗风险能力,即便在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背景下,也不例外。

最后,互联网企业巨头都拥有机制的灵活性。

互联网企业巨头都是民营企业,能因时而变,因势而变,因场景而变,机制灵活。在产业版图中纳入金融后,互联网企业巨头可以充分发挥其优势,一方面用高薪从传统商业银行或其他金融机构吸引优秀人才,构建懂金融的、高效决策的管理团队;另一方面,新建的诸如互联网银行这样的金融机构,法人治理结构比较完善,加上需求小额,客群分散,线上自动审批,不易利益输送,资产质量优良。正因为互联网企业巨头输入旗下金融机构更灵活的机制,使得旗下金融机构呈现高效率、广覆盖、低不良的发展特征。

总体上,互联网企业巨头将金融纳入产业版图,可以补齐产业短板,更高效地服务数字经济,也能更好地构筑“护城河”,使其拥有更强劲的竞争力。而互联网企业巨头把自己基于互联网的一系列产品能力、风控能力、运营能力输出给金融机构,帮助其打造基于互联网的一整套管理体系,另辟蹊径探索发展模式,也能给传统金融机构以启示,对整个金融业创新变革同样具有积极意义。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前瞻经济学人微信二维码

数据线行业资讯

专注数据线行业领域,打造创意、创新数据线产品,引领数据线行业发展新引擎。

前瞻产业研究院微信二维码

电商服务平台

打造国内及跨境电商一站式运营服务平台,提供最新行业资讯,挖掘电商价值链。

我有话说......
.